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從經濟衝突到軍事戰爭

友善列印版本

從經濟衝突到軍事戰爭

一場貿易衝突能否升級為一場以轟炸對手領土為核心的熱戰?不大可能,但不是不可能的,珍珠港就是一個先例。

想像一下,若新上任的美國執政當局,決定扭轉讓中國經濟變得比美國大的趨勢。新總統的經濟團隊向總統分析稱,中國人在貿易協定、貨幣、知識產權、工業補貼,和人為的便宜出口等方面的欺騙行為,無疑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為了平衡競爭環境,總統命令他的財政部長把中國稱為「匯率操縱國」,以此為由華盛頓與中國展開談判。隨著談判的開始,總統表示自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雙邊貿易逆差成長了250%以上,到今天已超過3450億美元。在當天晚些時候的新聞發布會上,他發布了一份報告,聲稱他的經濟顧問委員會發現在過去的15年中,中國靠著加入世貿組織時獲得的讓步,使北京對美國累積的貿易順差達到了3.86兆美元。他說:「現在不只是改變的時候到了,是償還的時候到了。」他要求中國保證在兩年內消除順差。隨著財政官員的談判破裂,美國國務卿提醒他的中國對手,1930年的《貿易法》允許總統對從「歧視」美國的國家的某些進口商品,徵收高達50%的懲罰性關稅。

中國同意不再干預貨幣市場,藉此回應這個威脅。但是過去中國政府一直在購買人民幣,不再干預的結果反而導致該貨幣的價值急遽下降,進一步不利於美國商品在中國的銷售。與此同時,中國海關官員開始拖延在海關的美國出口食品,聲稱他們沒有通過食品安全檢查,使美國商人若不把它們運回國,就得讓它們在碼頭上腐爛。美國的一些工廠開始出現「自發」的減速、停工和抗議活動。北京也開始出售其持有超過一兆美元的美國國債,導致債券市場動盪和利率上升。隨著投資者開始拋售美國股票,全球市場人心惶惶,主要指數大幅下跌,債券市場波動性飆升。儘管市場動盪,華盛頓仍堅持在貿易方面對抗中國,要求「沒有赤字的平等貿易」。

為了支持其訴求,白宮發布了兩份被媒體稱為經濟炸彈的報告。第一份來自國家情報總監,詳細描述了中國藉由收購美國和其他國家的公司,獲得技術授權,投資矽谷新創公司,以及與關鍵買家建立市場關係等方式,以主導半導體行業的戰略。上述每一個領域,中國都找到了應對美國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的方法;而這個委員會是一個秘密的跨部會小組,用意在保護美國國家安全,免受外國經濟的干預。

第二份報告來自財政部,內容關於中國的大規模網路經濟盜竊。根據美國情報單位的數據,該報告估計被盜的知識產權價值達1.23兆美元。總統要求全額賠償。他宣布,在收到賠款之前,他將對涉嫌利用了被盜知識產權的中國公司課徵懲罰性關稅,其中包括電信公司華為和家電製造商美的。

中國對等額的美國產品徵收關稅以為報復。隨著局勢升級,美國金融市場遭遇了類似於2010年「閃電崩盤」(flash crash)的一系列網路突波(glitch),當時高頻交易者導致股市在半小時內損失了一兆美元(儘管股市很快就恢復了)。與那次單一事件不同,這次的事故在一周內反覆發生;儘管每次市場都反彈,但卻都沒有收回損失。在調查原因時,聯邦調查局發現惡意軟體已被插入關鍵金融系統。雖然數位簽名指向中國,但探員不能排除假標誌的可能性。調查人員得出結論,如果惡意軟體被啟動,損害將不僅僅是暫時性的無法運作,還包括交易紀錄和金融帳戶的損失。

美國財政部長告誡總統,即使這個惡意軟體只是傳言,也會讓人懷疑美國金融體系是否完整可靠,從而引發恐慌。對總統來說,這讓人想起2008年,當時美國政府紓困金融業,因為擔心一家大型銀行的倒閉可能會導致整個系統的崩潰。

白宮還在躊躇,毀滅性的消息就傳來;外國駭客在美國三大銀行的網路內啟動了惡意軟體,數十萬客戶的賬戶資料被永久刪除。許多人一上網查看餘額,發現自己的賬戶已經消失,使他們形同破產。他們的故事在社交媒體和電視節目瘋傳,由於擔心會成為下一個受害者,數百萬美國人前去銀行和共同基金領回他們的畢生儲蓄,甚至癱瘓了沒有受到攻擊的金融機構。總統及其顧問開始預防金融末日的來到,一些人回顧了前聯準會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在2008年的警告,指出若不立即採取果斷行動,「我們週一可能已沒有經濟可言」。

為了防止中國的網路戰士造成更多損害,總統決定對其源頭發起網路攻擊。儘管美國網路司令部盡了最大的努力,但攻擊只是部分有效,因為更多的金融機構繼續被駭客入侵。總統的軍事顧問建議以空襲摧毀中國網路戰部隊的所有已知地點。

為了避免與北京進入實戰,總統啟用了五角大廈最不為人知的機密裝備。他命令軍方使用迄今為止未曾被披露的無人機,攻擊中國最厲害的網路戰士、解放軍61398部隊的上海總部。除了隱身之外,??無人機還使用「自適應偽裝」(adaptive camouflage),使其能夠融入周圍環境中,設計師將其與哈利波特的隱形斗篷相提並論。美國想要利用這項秘密武器撇清攻擊的責任。

但天不從人願。中國人已經深入美國軍方的電腦網路,他們不僅知道隱形無人機,還知道他們部署在日本的嘉手納空軍基地。由於確信美國是攻擊的來源,北京以對嘉手納發動飛彈襲擊作為報復,造成了數十名美軍與眷屬,以及周圍社區數百名平民遇害。日本民眾堅持認為其政府,和盟友美國的政府,要對這起中國的無端攻擊做出回應。貿易戰已經升級為一場實戰,局勢已經超乎華盛頓和北京所能控制。

美國和中國之間的戰爭不是不可避免的,但它是可能的。事實上,正如這些想定所表明的,中國顛覆性的崛起造成的潛在壓力,已創造了一些條件,使意外事件或其他無關緊要的事件,可能引發大規模衝突。

在做出反對霸權欺凌、履行長期條約承諾,爭取國家應有尊重的決定時,美中雙方領導人可能陷入他們雖然知道、但認為可以避免的陷阱。新技術瞬息萬變,從反衛星和網路武器,到名稱依然保密的其他種種所能造成的影響,在其用於實際衝突之前無法完全被認識。而按照目前的軌跡,美國和中國在未來幾十年間發生災難性戰爭不僅是可能的,而且比我們大多數人願意接受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本文摘錄自《注定一戰?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八旗文化出版


書名:《注定一戰?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
作者: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
譯者:包淳亮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11月28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