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靈島嶼》:弗里斯蘭島

友善列印版本

沒入海中的樂園、冰雪結成的陸地、魔鬼岩與黃金島嶼……。在漫長的歷史中,海圖上不時出現未曾存在、卻充滿傳奇色彩的島嶼,並一再成為勇於冒險犯難的探險隊伍勘查的目標:數百年來,航海家、君王、軍隊、海盜與地圖製圖師相信它們確實存在,並以航海、徒步等方式,甚至從空中尋覓它們的蹤影。

幽靈島嶼(Phantom Island)是經文字記載大都曾明確標註於地圖上,但在一段時間後被發現其不存在或與事實有所出入的島嶼。這些曾經存在於人類知識中的島嶼,如海上仙山般,載滿人類的幻想,也充滿了對未知的恐懼和希望的投射:有的是沉沒的仙境,或冰封的大陸,或奇岩峭壁,或有著遍地黃金。

《幽靈島嶼:浮沉於地圖上30個島嶼故事》有如大航海時代簡史,也是島嶼版的「地理大發現」。

弗里斯蘭島?北大西洋

[Frisland, Frissland, Frischlant, Friesland, Freezeland, Frislandia, Fixland]

位置:南岸介於北緯60度與61度之間

大小:如愛爾蘭

發現:十四世紀中

地圖:尼科洛.齊諾(Nicolò Zeno,1558年)、傑拉杜斯.麥卡托(Gerardus Mercator,1569年)、英吉利輿圖(The English Atlas,1680年)

十六世紀中,威尼斯有本薄薄的書冊出版,書中敘述一則離奇的故事,並附上一幅海圖。小尼科洛.齊諾在書中記載一趟他們祖先令人驚奇的旅程,描述兩百年前,大膽又熱愛旅行的老尼科洛.齊諾(Nicolò Zeno der ?ltere)騎士離開家鄉威尼斯,於1380年搭乘帆船渡過直布羅陀海峽,朝大西洋挺進,結果在英格蘭以西遭遇一場風暴。經過數日迷航,他的船在一座未知的島嶼附近擱淺。

正當島民想發動攻擊時,島上的君主現身將島民趕走,並以拉丁語和老齊諾一行人交談。得知他們是義大利人,這位君主非常高興,表示歡迎這些貴賓來到弗里斯蘭。這位統治眾多島嶼的君主自稱是吉辛尼(Zichmni),他帶領老齊諾登上自己的船。很快地,尼科洛.齊諾便征服了一些小島、掠奪到一些小船、探查附近水域,並受吉辛尼王封為騎士。齊諾一行人遷往首都弗里斯蘭(Frislanda)。從弗里斯蘭大的港口,有大量漁獲出口到法蘭德斯(Flandern)、英國、挪威與丹麥。

有一天,老齊諾寫信給弟弟安東尼奧.齊諾(Antonio Zeno),催他離開威尼斯,前來弗里斯蘭與他團聚。數週後,兄弟兩人開心擁抱,不久還共同攻打愛沙尼亞(Estland)、塔拉斯(Talas)、布羅斯(Broas)、伊斯坎特(Iscant)、特蘭斯(Trans)、密曼特(Mimant)、丹伯勒(Dambere)與布雷斯(Bres)等島嶼,甚至在吉辛尼的指揮下前進冰島,但因當地居民在高牆後方奮力堅守,未能攻克。

之後齊諾兄弟的帆船隊伍繼續朝北方格陵蘭的方向前進,但書中並未提及詳細地點。他們見到遠方有山岳噴發火焰,當地的房屋全以火山岩建造,庭院中生長著花卉、香草與果實。他們還遇到了一群道明會(Predigerorden)修士,見到一座以溫泉供應暖氣的聖湯瑪士教堂。在長達九個月的冬季,尼科洛.齊諾病倒了,但仍勉強撐著返回弗里斯蘭,在那裡離開人世。

安東尼奧繼承了尼科洛的遺產,並請求吉辛尼准許他返回義大利,卻未獲允許,吉辛尼還有任務委令安東尼奧:有漁夫在弗里斯蘭以西1,600公里處發現一座名為「艾斯托提」的富庶島嶼,並在返鄉後提到當地有人說拉丁語,還提到城堡、文字和金礦、榖物種植、啤酒與帆船,不過當地人並不知羅盤為何物。

為了尋找這座島嶼,安東尼奧必須擔任船長遠航。故事描述,他們揚帆前往里多沃(Ledovo),探查伊卡利亞海(Icariasche Meer),逆風西行前往一座寧靜的島嶼,然後停靠在寬闊的海灣內,登陸走過一片青草地,他們見到了一座冒煙的山,還看到大量的魚群、豐饒的土地與羞怯、矮小且未開化的穴居民等,令他們大開眼界。吉辛尼準備在那裡建設一座城鎮,並命令安東尼奧將所有不願留在當地的男子帶回弗里斯蘭。

安東尼奧從艾斯托提啟程,向東往弗里斯蘭的方向航行二十天,接著五天轉向東南方在離弗里斯蘭不遠的尼歐梅(Neome)停泊,故事到此便結束了。

小尼科洛.齊諾在書的後記寫道,他童年時發現了祖先的信件,閱覽過後便將這些信函撕成碎片。當時他還年幼,他坦言:「如今回顧,此舉令我羞愧難當。」然而,祖先的故事不該就此遭人遺忘。1558年,伴隨此書,他也發表了北大西洋的詳細地圖。在這張地圖上,弗里斯蘭比愛爾蘭更大。他寫道,原版地圖連同其他古老物品都收藏在他家中,內容很容易辨讀。

歐洲製圖師對齊諾地圖大感驚異,圖中許多細節頗為可信。1569年,傑拉杜斯.麥卡托將弗里斯蘭島收入他的地圖裡,位置在冰島以南;亞伯拉罕.奧特柳斯甚至認為,發現新大陸,或至少最先發現美洲北部,名為艾斯托提且距離歐洲最近的島嶼,以及發現格陵蘭、冰島與弗里斯蘭等島的人,並非哥倫布。奧特柳斯認為最先踏上這些地區的是弗里斯蘭的漁民,後來安東尼奧.齊諾又再度發現了這些地方。

英國王室宣布弗里斯蘭為英國所有。「在第五小時左右,我向女王、女王祕書沃辛漢(Walsingham)報告,並向女王說明,她可以對格陵蘭、艾斯托提與弗里斯蘭提出怎樣的要求。」1577年11月28日,數學家約翰.迪伊(John Dee)在日記中如此寫道,並宣稱這些土地早已歸屬英國:「大約在530年時,亞瑟王不僅征服了冰島、格陵蘭島與所有直到俄羅斯的北方島嶼,他的統治權更遠達北極。他曾派遣殖民主義者前往當地,以及所有介於蘇格蘭與冰島之間的島嶼。由此來看,最後提到的弗里斯蘭很可能是古代英國的發現與屬地。」

十九世紀時,某些歷史學者深入研究了齊諾兄弟的故事,一一剖析四百多篇的文章與書籍細節:尼科洛與安東尼奧確實是威尼斯的航海家,但尼科洛並不是在1394年死於弗里斯蘭;那一年他遭人控告,在威尼斯法庭受審,罪名是他在希臘身為軍政長官,盜用公帑。學者指出,齊諾地圖的諸多細節乃抄襲較古老、已經失佚的地圖。

儘管如此,這則故事也可能有其真實之處,或許只是年代有誤。書中描述的風光與法羅群島(F?r?er-Inseln)極為相似,也許書中描述的火山便是齊諾兄弟航行時見到的冰島上的火山。此外,在當時,格陵蘭島的加達(Gardar)也已存在一座大教堂──加達位於格陵蘭南部一處肥沃的平原,也是當時主教府所在地。至於艾斯托提,既是作者也是船員的唐納.強生(Donald Johnson)認為,可能是位於美洲前方的拉布拉多半島(Labrador-Halbinsel)。假使艾斯托提為愛爾蘭修士所建,就能說明當地人為何用拉丁文與來自歐洲的漁民交談了。

真相也可能更簡單:小尼科洛.齊諾生活在威尼斯,全世界的船員在此上岸,聚集在港口附近下等酒吧,講述他們冒險故事的城市。齊諾只需仔細聆聽,再將這些故事記錄下來即可。就此而言,雖然他的書不是祖先的真正經歷,倒也不失為當時的口述見聞;倘若沒有齊諾的書,這些見聞也就失傳了。


冷知識

1998年,奧克尼伯爵(Earl of Orkney),亨利一世.辛克萊爾(Henry 1. Sinclair)的後裔慶祝美洲發現六百週年。這個家族認為自己的祖先便是吉辛尼,並且宣稱在羅斯林禮拜堂(Rosslyn-Kapelle)找到了證據。這座十五世紀時建於蘇格蘭羅斯林村的哥德式禮拜堂,是亨利一世.辛克萊爾下葬之地。禮拜堂建成於1446年,比哥倫布發現美洲的時間更早。據說其拱頂裝飾有玉米圖案,然而在建造這座禮拜堂時,玉米只生長在美洲,歐洲人尚不知玉米為何物。由此推論,應該是辛克萊爾在某次海上旅行時,將玉米從美洲帶回的。


書名:《幽靈島嶼:浮沉於地圖上30個島嶼故事》
作者:迪爾克.里瑟馬(Dirk Liesemer)
譯者:賴雅靜
出版社:遠足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9月27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