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選舉年:東南亞也好忙(上)

友善列印版本

台灣2018年底要進行九合一地方大選,對台灣政治來說,2018年就是台灣的選舉年。但其實台灣選舉不孤單,鄰居的東南亞國家也蠻忙的,對東南亞各國政治發展有興趣的朋友,就會注意到,2018其實是東南亞地區的選舉年,幾個國家包括馬來西亞、印尼、柬埔寨、泰國及菲律賓等,都要舉行重要的選舉,或者進入選舉準備期(將在2019舉辦重要選舉)。而一旦進入選舉期,往往就會就是觀察該國政局發展的重要時期,也因此,對觀察政治的朋友來說,選舉當然是很重要的時間地標。

20185月前,馬來西亞大選率先登場,有沒有換政府「希望」?

如果沒有意外,首先登場應該會是馬來西亞的第14屆大選(GE14)。這次大選應該要在今年八月前舉辦,如果將國會最後解散日、齋戒月、華人農曆新年、在野領袖之一安華六月將出獄等因素納入考量,外界猜測舉辦的時間會落在三月底到五月初之間。

對於大馬GE14的觀察,一般大致認為長期獨大執政的國民陣線(BN)受到首相納吉的「一馬(1MDB)」弊案影響而聲勢受挫,加上從2008年開始至今的兩次大選GE12、GE13,都受到安華領導的在野政黨聯盟強力挑戰,已經讓國陣長期掌握的國會席次低於2/3。而在野政黨聯盟-希望聯盟(PH)更想趁當前國陣受到一馬弊案的影響,在選戰中掀起「馬來海嘯」,吸取更多馬來裔選民的選票,達成馬來西亞的首次政黨輪替,拿下執政權。

因此,希盟出奇招,選擇與受到馬來族裔支持的前首相馬哈迪合作,並且跟馬哈迪成立的新政黨土著團結黨結盟,成為希盟的新成員,並在今年初,為了展現準備執政的企圖,向選民展現他們的執政領導階層藍圖,決議推舉馬哈迪為勝選執政後的過渡首相,由公正黨領袖安華的太太擔任過渡副首相,原本在野聯盟的領導人安華則是因尚在獄中,需等到出獄後,由馬來西亞蘇丹特赦,才能參加補選獲勝擔任國會議員,之後接替馬哈迪擔任首相。

已經92歲的馬哈迪成為在野聯盟的新旗手,到底對希盟是得是失?從目前的部分民調看起來,馬哈迪的加入有助於號召馬來裔選民離開巫統,轉向希盟,但也讓當年在馬哈迪強人統治時期,受過不公平對待的部分華裔、印度裔以及基本教義派的穆斯林,以及社運界產生反感,公開號召投下廢票。這也讓希盟的領導階層,多次公開駁斥投廢票的號召,顯然投廢票的號召也對希盟產生壓力。加上之前因為伊斯蘭刑法議題跟希盟前身-人民聯盟決裂的泛馬伊斯蘭黨(PAS),將會在希盟奪取過半數議席的關鍵選區推派候選人,形成兩股在野勢力與國陣相爭的情況下,是否反倒造成國陣候選人得利?希望聯盟這次「換政府」的希望能否實現?還是會落空?成了觀察馬來西亞這次大選的重點。

20186月,印尼地方選舉啟動政治大選年,佐科威連任之戰開始!

6月底,印尼將會舉辦局部的地方首長大選,這是被稱為印尼歐巴馬的佐科威(Jokowi)當選總統之後,任內的第三次的地方首長選舉,因為將有跨越全國的17位省長、39位市長、115位縣長進行改選,而涵蓋的選民數達全國選民數的48%,被視為規模最大的地方首長選舉。同時,因為明(2019)年的4月,將舉行全國性質立法議會(國會)選舉與總統大選。所以,印尼輿論普遍將6月的地方首長選舉,當作明年開始的全國選舉前哨戰,印尼各主要政黨的競選策略與提名,也都是以兩大選舉做配套規劃。2018年初到2019的4月將是印尼的政治期程中最重要的選舉年。

而因印尼在新秩序(New Oreder)時期結束後,政治改革開放,各政治勢力黨派紛起,而經過多年的選舉制度改革,以及因為總統選制所產生的政黨合縱連橫。目前為輿論關注大致保持在5至10個主要政黨(國會有席次,又有能力參與合作提名總統候選人),不過在許多地方區域仍有地方型政黨存在,而此次地方行政首長選舉,由於牽涉地方利益考量,不少全國性政黨沒有推出自身候選人參選,而是採取結盟聯合推薦的模式。

所以,傳統觀察重點之一,現任總統佐科威所屬的鬥爭派民主黨,在地方選舉如何結盟?已經宣佈要再次跟佐科威競選總統的普拉伯沃(Prabowo)(也是前強人總統蘇哈托的二女婿),所帶領的大印尼運動黨在奪下雅加達省長之後,稱勝追擊,會在地方首長選舉有什麼斬獲?對於後續的國會選舉產生什麼影響?而其他幾個主要政黨的成績又如何?這都會影響後續印尼各主要政黨相互結盟合作,以及佐科威的連任之路。

但另外一個值得觀察的重點,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政治影響力是否興起?印尼是擁有全球最大穆斯林社群的民主國家,而其建國五原則的「潘查希拉」(Pancasila)更是強調包容、合作、共識等精神。伊斯蘭教雖然是印尼的最大宗教,但並未成為國教,印尼仍是屬於世俗化的伊斯蘭社會。

不過,如前述所提及,在新秩序時期結束後,各種政治勢力黨派紛起,伊斯蘭基本教義派也成為一股力量,例如佐科威當選總統的過程,就在特定區域仰賴伊斯蘭政治勢力的協助。而去(2017)年雅加達省長選舉中,穆斯林團體發動抗議華裔候選人鍾萬學(Ahok)褻瀆可蘭經,造成鍾萬學敗選,背後就有伊斯蘭基本派政治勢力集結與運作,並支持穆斯林候選人獲得勝選。

這個結果讓這股以宗教信仰為核心的政治力量士氣大振,進一步希望在今年地方首長大選複製相同模式,向各政黨推薦他們屬意的穆斯林候選人,不過因為幾個收到推薦的主要政黨並不買帳,讓趁著雅加達省長興起的這股政治力量相當憤怒,已經放話會懲罰這些背棄他們的政黨,因此,6月的地方首長選舉,也會是這股伊斯蘭基本教義派政治勢力展現到底有多少實力的戰場,是真能影響選戰?抑或只是被政黨利用?

20187月,柬埔寨進行大選,不過最大在野黨已經被解散??

柬埔寨雖然有選舉,但並不被政治學界視為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柬埔寨才在去(2017)年6月完成地方基層選舉,由現任首相洪森 (Hun Sen)率領的執政黨-柬埔寨人民黨(CPP)於超過全國七成的選區得票數贏過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CNRP),取得多數地區議員席次。而對人民黨來說,取得地方議員的多數席次,很有助於接著進一步掌握參議院的多數席次,因為參議員除了少數幾席由國王指定外,其他都是由地方議員間接選舉產生,而參議院選舉在2月中下旬即將舉行。

此外,7月將會舉行國會眾議院大選,不過,長期執政的首相洪森,對於反對黨救國黨的打壓不遺餘力,去年至今更是連續出招,包含透過最高法院下令解散救國黨、下令該黨一百多人不能參選、以叛國罪名義逮捕該黨領袖等。已經流亡法國兩年多的救國黨領袖之一──山嵐西(Sam Rainsy)就呼籲洪森政府將7月的大選延後,否則柬埔寨國內將難以預測會發生什麼樣的暴力事件。

西方民主國家已經譴責洪森的這些舉動,並且質疑相繼舉行選舉的可信度,也表示洪森政府的作法是危害到柬埔寨民主的未來。美國跟歐盟都接連取消原本要援助柬埔寨辦理大選的資金跟設備。不過,在這個時候,中國展現很特別的「雪中送炭」精神,在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問之前,宣布提供柬埔寨1300萬美元的援助,以及30種以上的選舉設備,用來協助辦理柬埔寨的2月的參議院選舉跟7月的國會大選。根據這樣的政治情勢發展,柬國的選舉結果,現在大概就已經可以先預測(想像),也不太會有意外了。

當然,看到中國願意援助鄰國資金與設備來辦理選舉,真是「發人深省」。(待續)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