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uérdame/Remember me?勿忘影中人:透過電影「可可夜總會」,想起台灣的文化傳統

友善列印版本

       「雨夜花,雨夜花,受風雨吹落地;

          無人看見,每日怨慼,花謝落土不再回。」

──「雨夜花」,周添旺作詞,鄧雨賢作曲,原唱純純

最近上映,由迪士尼發行、皮克斯製作的電影「可可夜總會」,再度展現美國好萊塢的文創與多種族文化實力:它不但能夠述說美國自己的故事,也可以述說其他文化的故事,而且是以一個非獵奇,充滿尊重的觀點。這部片以墨西哥當地,和清明節同樣都是紀念亡者的傳統節慶「亡靈節」(Día de los Muertos)為背景,透過一個小孩與家族在世及逝去的成員間的互動,敘述一個親情與夢想衝突的故事。電影中的亡者們非常在意自己的照片是否會被親人或其他人放在祭壇ofrendaas上,因為如果沒有活人記得他們的話,他們也即將在亡者之國消逝無蹤。

而在台灣,在墨西哥駐台代表處的辦公室裡,依照墨西哥的習俗,由11月1日,當地的亡靈節開始,就擺設了俗稱為「祭品ofrenda」的祭壇,上面放了故人的照片,與獻給他們的祭品。令人感動的是,在祭壇的熱鬧繽紛色彩間,在許多酒類、水果、冥紙、發稞等祭品之前,除了墨西哥有名歌手Pedro Infante的照片之外,旁邊還貼心地放了台灣作曲家鄧雨賢的照片。

以所謂「四月望雨」(四季紅、月夜愁、望春風、雨夜花)四首台灣名歌謠,以及「大稻埕進行曲」成為台灣最有名作曲家的鄧雨賢先生,是不折不扣的台灣國寶。但我卻是到了二十幾歲,才認識這位作曲家;因為學校既不教,台語歌曲也與所有的台語文化一般,被特意長期排斥漠視。       

對我們這一代四十歲左右的人來說,台灣的歷史像是考古一樣,是一種不斷的重新發現。在我們小時候的學校教育中,台灣歷史幾乎完全被抹滅;必須靠著親人與部分敢言的長輩,以及對周遭的觀察,拼湊出一個大概的形象;而一直到了解嚴之後,關於台灣歷史的討論越來越多,自己對於台灣的過去才有更清楚的面貌。

還記得在父母親年輕的一九五六零年代,流行在同學戀人間互贈黑白全身照片,旁邊註明「勿忘影中人」。「可可夜總會」這部電影的主題曲「Recuérdame/Remember me」在電影中被翻譯成「勿忘我」,但我想以本文與電影本身來說,也許更好的翻譯就是「勿忘影中人」。如果我們不盡力記得我們自己的根,透過對過去的記憶與不斷地再創造創新,延續自己的傳統,難保我們對自己文化的記憶不會變成花謝落土的雨夜花朵,而我們也可能會再回到自己的文化歷史都被隱蔽、欺瞞的那個時代。

在「可可夜總會」正片播出之前,發行商迪士尼還插入了一段「冰雪奇緣」的外傳短片,敘述小雪人雪寶想替公主們找到在耶誕節可資紀念的家族傳統;主要在於應景,順便促銷2019年即將上映的續集的這部短片,某方面來說也呼應「可可夜總會」這部片的主題。在這個人人臉書上手機裡都有千萬張數位照片,卻可能沒幾張洗出來的實體照片的時代;在這個一天中更新的臉書訊息就可能超過幾百則的時代,在我們的腦處理速度遠遠趕不上訊息更新或是AI進步速度的時代,我們的歷史、過去、與傳統更不該被遺忘:因為那是我們共享的過去。靠著我們的記憶,故人與文化活在世間,而不致消失在亡者之國、歷史的洪流與人們的遺忘中:在我們腦中記憶的儲存空間裡,會替他們保留下一個小小的空間當作祭壇,透過情感的連結,與舌尖酸甜苦辣鼻中香臭軟硬堅實觸感一首歌曲音樂或是一道倩影結合在一起,而讓他們不只是一個名字或一張黑白照片,而是我們共同的生活經驗,也就是我們的傳統與歷史。

關鍵字: 影評台語歌墨西哥節慶

作者